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情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25|回复: 0

妹妹的要求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220

帖子

201万

积分

管理员

论坛管理员

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Rank: 66

积分
2015624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12-24 09: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免费注册,即可浏览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的妹妹是个受上天眷顾的天才,怎么说?数全年级成绩Top5必然有她名字在内,没有固定兴趣却是所有运动社团比赛时最爱的枪手,一头像卖洗发水广告似的亮丽乌黑长直发,可爱的脸蛋以及身材出衆得完全不能想象她是只有15岁,我家最大的骄傲,伊蓉晶。
但这家伙最大的问题是在于说话方式,在校内几乎不说话,就算开口也只会是以最少的词彙构成她所要表达的意思。

而我,只是普通一个还未决定以后出路的高三学生,不知幸或不幸,父母并没有任何感想和建议,只扔下一句“要上大学也好出来工作也无所谓”。

就像平时一样,数十年恩爱依旧的父母跑出去庆祝结婚纪念日,留下我和妹妹顾家。我们自己下厨用快熟面解决晚餐,餐后在客厅稍微看了下连续剧,然后把遥控器扔给妹妹,就跑上自己房间打网游。

正当高潮之时….咳,网游的故事情节高潮之时,突然房门响了几声,传来妹妹的声音。

“…….方便吗?”

“嘛,门没锁,进来吧。”

妹妹进来后随手关上门,走到我书柜拿起最新漫画杂志,然后在我的床上趴著看书。因爲我的床就在电脑桌旁,所以妹妹那毫无预防的雪白大腿和圆翘的臀部,在我眼角边一直地摇动著。很多人说没有人因自己的妹妹而兴奋,那是因爲你的妹妹没有我妹妹那么有魅力阿,混帐。

当然我还是有伦理道德以及自制力的,我尽量把视线集中在荧幕前,可恶的妹妹却把那双毫无伤痕修长的脚上下摆动,太可爱啦!!我强忍著不让控制滑鼠的右手伸去摸,导致网游里的角色数次差点被怪物打死。而且短裤中央开始慢慢地升起来,我微微地弓身,抬高些许右腿来遮掩,造成相当怪异的坐姿。

或许一直调整姿势引起妹妹的注意了,她放下手上的漫画杂志,起身坐在床上,用那一双大眼睛定格地望著我。

“盯~~~~~~~~~~~~~~~~~~~~~~~~~~~~~~~~~”

妹妹的聚视让我很不自在,可是胯下那根男人象征在极不轻松状态下憋在我裤裆里,这动又不是,不动又不是的尴尬情形,这让我不禁诅咒自己爲何那么青春热血。正当我决定要借去厕所的理由解决问题时,妹妹先行出声了。

“可以提问吗?”

“嗯,可以….”

“有sex过吗?”

“噗~~~~~~哈?你在说什么哇?!”

“Sex,男女之间的交配行爲,作爲生産后代的必要程序,正式学名是sexual intercourse,过程是以男方将阴茎放入女方的……..”

“Stop!我不是问那是什么,而是问你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啊!”

打断维基妹妹的详细解释,我完全想象不到亲爱的天才妹妹会问如此私人的问题。停下滑鼠动作的我在刹那间用生平最快的思考频率考虑应该要回答什么,妹妹接下再说:

“因爲你和珊姐姐交往那么久了,根据galgame定律,应该进入发生关系的flat时期了。”

“….你看太多漫画了,哪有那么容易发生关系的阿?如果我问她肯定被揍飞的。”

“可是,假设情况在非预料时期发生,但完全没有经验和练习的你们肯定会手忙脚乱,可能会导致进行不顺利而失败。”

虽然有几分道理,但只要有互联网各种各样的限制视讯,大家都有最低程度的知识和认知,没有可能那么容易失败啦。

“就算这样,谁也没有所谓的练习对象可以练习,到最后还是只有等情况发生时硬著头皮上而已吧。”

“我可以作爲你的练习对象。”

妹妹像要回答老师问题似地举起手自荐,从刚才妹妹面不改色一直说著相当劲爆的东西,让我突然怀疑是我们两人其中一人一定是发烧脑秀逗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嗯,温度不高。

“你知道你是在说什么吗?我们是兄妹啊,这是乱伦啊,笨蛋。”

“只要做足防护措施,这也只不过是一种谁也能做的有氧运动而已。”

我被妹妹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完全打败,脑袋里的分成恶魔和天使互相对战,理性的天使不断说服自己对方是自己的亲人,作爲哥哥的理应去保护可爱的妹妹等等一大堆理由。但欲望的恶魔只是张开双手,微笑地低语:

“爲了妹妹,去吧。”

这时仿佛背后响起《God only knows》,我的理性瞬间崩溃了,顺著自身丑陋的欲望答应妹妹所谓的“练习”计划。

“事后可别后悔哦?”

爲了降低我的罪恶感说了有点推卸责任的话,妹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头。

虽然要说开始,但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知应该从何入手。爲了打破僵局,我只好自己脱下短裤,从狭小空间解放出来的肉棒雄伟挺立,仿佛要向妹妹炫耀似。居然在妹妹面前露出感到兴奋,我对自己的变态完全绝望。

“这个就是阴茎吗?果然和生物课教得有点不太一样。”

妹妹用手指动了动肉棒,肉棒受到了刺激用跳动来回应,随后妹妹握住肉棒,感受到她那小手的温暖肉棒跳动地更激烈。

“…好可爱…”

我了个去!被妹妹说自己的那个很可爱,我体内的男人之魂被燃了起来。总不能这样被握著,还是得去引导妹妹。

“晶,帮我口交,不要用到牙齿的哦,像舔冰淇淋一样。”

妹妹犹疑了一下,把刘海拉到耳边,用左手握著肉棒的尾端,伸出舌头把赤红的龟头慢慢送入了她的小嘴内。肉棒在妹妹温暖的口腔里,她的舌头占绕著龟头,不知是我第一次还是她熟练,舔吸得我感觉非常销魂。

“嗯~嗯~啧~~~~恩~~恩~哈姆~~唔唔~~恩~~”

妹妹含了不超过一分锺,我几乎已经要到达爆发的临界点了,快感袭击的我喘著粗气下意识地抓住妹妹的头,强硬地把肉棒往更深处推,频率加速的抽插使妹妹痛苦地反抗,但不一会儿我腰间一酸,大量浓郁且灼热的精液在她喉咙里直接灌入,抽搐大约三四秒后才停止。

从妹妹的嘴里抽出稍微软化的肉棒,上面还有精液和口水牵丝到她的嘴里。妹妹掩著嘴巴咕噜地吞下在喉咙里打转的精液,眼睛还有一点飙泪,让我突然感到莫大的悔恨感。

“对,对不起阿,刚才一时冲动不禁….”

妹妹只是摇摇头,一脸“没问题,大丈夫”的样子看著我,我抱著歉意继续我们的“练习”。我解开她的睡衣上面的纽扣,底下露出没有穿胸罩的奶子,C罩杯在我面前像布丁似的弹跳,仿佛告诉我快去吃掉它们似。

“嗯!~~~~~~~嗯嗯~~~~~嗯~~~”

妹妹强忍被我舔著奶子带来的快感,嘴紧闭著只发出微量的呻吟声,可恶,这样子实在太犯规了。妹妹那腼腆的样子使我更加兴奋卖力地舔,乳头也硬挺起来,我用手轻缓的抓起她的奶子,集中火力在乳头上面,妹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呻吟的声量开始逐渐变大,但只是也一点点大而已。

“嗯~~唔唔~~~啊~~~啊~~~唔唔~~~~~~~啊!!”

她全身突然抽搐,双腿微微收紧,我隐约猜想应该是小小高潮了。我乘妹妹放松时迅速拉下她裤子,粉红色的内裤前端泛著些许潮湿,用手指按下更有体液溢出。

“已经湿成这样啦,看来你内骨子里原来是个色女。”

被妹妹溢出的体液影响,异常兴奋的我用食指和中指在隔著内裤往肉缝里刺激。

“嗯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要坏掉了~~~~啊啊啊啊~~~”

被粗鲁刺激的蜜穴泄出了更多的体液,内裤已经吸收不了的都流到大腿边上,我拉开内裤内则,雪白透红的肉缝,粉红肉壁闭开的里面,还有稍微被灯光反射的体液,构成这世上我看过最美丽的画面。我忍不住提著已恢複状态的肉棒对准体液泛滥的蜜穴,正准备要插入时。

“等一下,这个。“

妹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未开封的避孕套,虽然很想询问她在哪里找到的,但心里有个声音叫我注意气氛啊。第一次套上这个,被一层橡皮紧紧包住肉棒怪不舒服,但意外地居然刚刚好合身,这东西不是有各种尺寸的吗?

“目测,厕所不关门的后果。”

哦,原来你这天才色女一开始就盘算著的吗?那我只好就用你最喜爱的大肉棒惩罚你了。我一股作气把肉棒插进去她的蜜穴里,紧迫的肉壁夹著肉棒的感觉比刚才口交得更爽,那一瞬间差点按捺不住就射了。

“阿~~阿~~哥哥的那个~~在下面那里~啊啊~~塞得满满的啊啊~~啊~~“

靠著妹妹溢出的体液润滑,我很顺利地将肉棒塞到最深处,妹妹完全僵硬在那里,深怕自己随便一动会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随即肉棒开始在里面搅动,妹妹随著肉棒的进出忘我的叫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好像要融化啦~~啊啊啊啊~~啊啊“

被快感袭击的妹妹,双手不知觉地抓起被单和枕头,双腿也自己越开越大,就像祈求著肉棒能更加深入。

“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哦~~啊啊~~人家那里要被弄坏啦~~啊啊啊~~要坏掉啦~~~啊啊~~“

没有任何技巧,完全被快感支配的我们,享受著肉棒每一下的冲击,妹妹更是自觉让腰部配合著我的节奏摆动,使我每一下的插入都是最深处。

“哈哈~~哈哈~~晶,我已经在要爆发的倒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人家也要到了啊啊~~~“

我抬起她的双腿向前,站立在她正上方,用体重和位置狠狠地插入,肉棒在近距离猛烈进出,妹妹的快感与兴奋度更高,蜜穴溢出相当大量的体液,让肉棒在抽插过程发出“啪次啪次啪次啪次”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去啦~~啊啊~要去啦啦啦啦啦啦~~~~!!“

妹妹全身抽搐,双腿紧紧围著我的腰,肉棒感受到蜜穴猛烈的收缩,也同时到达爆发点的我射出今天第二次精液,如果不是戴著保险套,我想这些精液肯定全部射进子宫里了。

我调整了呼吸后,才慢慢地把肉棒抽出来,大量的精液都留在保险套内,妹妹完全乏力地躺在那里喘气著,过了十多分锺才用纸巾清理身体的各部位。

坐在地上的我目送妹妹离开房间,她走到了门口停下,说:

“技术欠佳,持久低下。”

被妹妹酸自己的能力不好,这种心中的矛盾让我非常地无力感,我在原地Orz中。

“放心,我会指导你多多“练习”的。”

留下一脸彷徨的我,妹妹说完就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还有下一次吗?不会吧?

爱情网,一个让你拥有爱情的地方
【mxgxs.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情网论坛

Free website counter

GMT+8, 2022-5-27 21:29 , Processed in 0.60223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9-202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